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rry的博客

想请你来看看大海

 
 
 

日志

 
 
关于我

我是瘦狗,孤独的狗,倔强的狗. 我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 我愿坐着对着月亮狂吠......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无罪推定原则是否约束公民个体  

2013-05-18 09:20: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罪推定原则是否约束公民个体

 

——小议朱令案中的言论自由问题

 

 

仝宗锦

 

 

在朱令案的公众讨论中,有相当多的普通网友公开发表了认为孙某就是凶手的言论,另外有一些朋友基于无罪推定原则批评上述言论,有的甚至相当严厉,例如连岳先生“在不信任中崩溃——也说朱令案”一文中认为搞有罪推定的人“很低劣,很猥琐,很冷血”。在这一事关言论自由基本规则的重大问题讨论中,不仅普通人,甚至法律人都未能达成一致,本贴试图简要分析此问题。需要特别加以说明的是,我不准备讨论朱令案中有争议的事实问题,我只选取以下几点容易达成共识的基本事实作为讨论的必要背景:1朱令案中,孙某具有较大嫌疑;2在此案侦查过程中,公安部门,包括清华校方等机构存在一定过错,此案可能受到了来自司法之外的压力(如高层领导批示等);3、十多年来,此案得到舆论广泛关注,成为一个公共案件。在此背景下,我将集中讨论:在一个未经法院审判的公共案件中,普通个人是否有公开发表“我认为孙某就是凶手”或类似怀疑认定言论的自由;假如孙某针对此种言论提起侵权之诉,她是否会得到法院的支持。

 

 

我的看法是,无论在美国法还是中国法中,无罪推定是针对司法机关等有权机关的原则,它对普通个体的言说并不具有义务性的强制效力,一般而言,上述言论应属言论自由范畴。由于中国尚无成型的言论自由理论和实践,所以对美国法的讨论有助于说明法治成熟国家中对言论自由宪法保护的程度。

 

 

简单说来,类似情形假如发生在美国,普通个人被提起侵权之诉,他(她)至少可能有以下抗辩理由:

 

 

首先是事实和意见分离原则。将事实和意见分离,针对某些事实发表意见不构成诽谤,这是英美法中关于诽谤问题的一般原则。大概意思是,诽谤案的被告人,只要自己的言论是针对某些公共问题的事实而发表的意见,这种意见只要是普通人可能具有的,即使是夸张的、片面的甚至偏激的,也不构成诽谤。为什么需要区分事实和意见,其原因至少有以下几点:1、决定名誉的是特定人行为表现的事实而不是个别人的意见;2、司法只能判断事实真假而很难判断意见对错;3、意见自由是表达自由的基础。例如在格茨(Gertz)案中,鲍威尔大法官指出:“根据宪法第一修正案的原则,不存在诸如虚假思想这样的东西。无论一个观点看起来多么有害,要纠正它并不依赖法官或者陪审团的良心而是依靠其他观念与它竞争。但是关于事实的虚假陈述却毫无宪法价值。无论是故意撒谎还是疏忽过失都无法促进社会‘无拘无束、健康和完全公开的辩论公共问题’。”

 

 

那么,“我认为某某是凶手”这个表述是意见还是一个关于事实的陈述甚至虚假陈述?应该是意见。当某个个体说“我看见某某杀人了”这个是关于案件的一个事实陈述甚至是虚假的事实性陈述,而根据现有情况说“我认为某某是凶手”则是一个意见表达。任何案件都不可能百分之百的还原事实,例如在谋杀案中嫌疑人最终被定罪与否,这和他(她)究竟是否真的杀人了,这是两个问题,前者是法院(或陪审团)基于一定事实和逻辑做出的判断,后者是上帝才能回答的问题。正因为法院判断或者官方判断不等同于上帝视角,因此才不能以此作为评判个人意见的准绳。也就是说,不能用法院判断来强行取代个体可能不同的判断,不管法院是否认定某某是凶手,其他普通个体都依然可以保留和发表自己的意见(对嫌疑人产生实质影响的机构个人则不能如此,例如雇主不能因为自己觉得她是罪犯的理由就拒绝录用,等等)。

 

 

在米尔科维奇诉洛雷恩报业公司案(1990)中,伦奎斯特大法官说,“我认为迈耶琼斯是个骗子”和“我认为迈耶琼斯接受马克思和列宁的教导,实在是愚蠢之极”这两种表述是不同的,前者不可以被起诉。(引自辩论另一方的萧瀚兄所著的《法槌十七声》第277-278页。)当然,米尔科维奇一案并不认为对所有意见都予以免责,它设定的标准是:意见的表达并不是一概可以不负损害名誉的责任,相反,如果作者所表达的意见中隐含了可以证明为虚假的信息,或者作者在得出其意见时所依据的信息可以证明是虚假的,那么这种意见的表达仍然可能成为诉讼的对象。不过,一个谋杀案件凶手究竟是谁并不具有可验证性,这是只有上帝才能知道的事实。哪怕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认为某某不是凶手,我依然有认为并表达某某是凶手的权利(设想一下朱令的妈妈是否有这种权利,设想一个目击者但他的证言未被法庭采纳的情形)。接下来的问题是言说者依据的信息是否可能是虚假的,除非原告证明我故意采用虚假信息,否则仅仅用发言所依赖的消息有不实之处并不能证明侵权成立。而具体到朱令案中的怀疑者而言,其发表意见的主要事实依据如“孙某有较大嫌疑”并不存在太大问题。实际上,这一点也构成了被告抗辩的第二个理由,即真实性抗辩。也就是说,在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之后的诽谤案框架里,原告需要就“我认为某某是凶手”这一被诉言论的虚假性做出证明。

 

 

第三个抗辩理由是这一案件是一个牵涉重大公共利益的案件。在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格茨案等等判例的影响下,公共人物、公共争议问题等原则深刻影响了美国诽谤法,而侵权诉讼假如采纳这些原则,则原告需要证明被告有“实际恶意”才构成侵权,而这是相当困难的。假定朱令案置于美国法之下,孙某很大可能会被视为公众人物,尽管她是被迫卷入诉讼的,但她可能动用了家庭背景影响了案件侦查过程则使她在这一过程中具有主动性因而很难免于公众人物原则。退步而言,即便她未被视为公众人物,但这一案件事关侦查机关不作为、清华大学等机构的怠于处理、政治对司法的影响等等转型期的重大问题,因而无疑具有公共及普遍利益。在这一背景下,普通个体推断某某是凶手,要求有权机关处理问题,则具有吁求司法正义、同情受害者的诸多正面意义。

 

 

回到中国法的法律框架,我国宪法35条尽管有言论自由条款,但尚无系统的言论自由理论和实践框架。尽管如此,除非法律明文规定,并不能否认限制公民个体的言论自由。也就是说,对公民个体的有关言说中,仍然应该先推定它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除非可以找到法律的禁止性规定。对于侮辱诽谤的处理散见于民法通则、侵权责任法,尤其是最高法院关于名誉权的司法解释等一系列法律文件中。在199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中提到“是否构成侵害名誉权的责任,应当根据受害人确有名誉被损害的事实、行为人行为违法、违法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来认定。”但“行为人行为违法”很难找到依据,刑诉法关于无罪推定的规定并不适用于普通个体,对于一个十多年的舆论热议案件,也很难证明某个个体言论与损害后果之间的清晰因果关系,同时也很难证明行为人“我认为某某是凶手”具有损害某某名誉权的过错。高法解释还提到,“因撰写、发表批评文章引起的名誉权纠纷,人民法院应根据不同情况处理:文章反映的问题基本真实,没有侮辱他人人格的内容的,不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文章反映的问题虽基本属实,但有侮辱他人人格的内容,使他人名誉受到侵害的,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文章的基本内容失实,使他人名誉受到损害的,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但个体的言说“我认为某某是凶手”的问题首先具有不可验证性,其次,对一个无法侦破甚至可能怠于侦破的案件,公民当然有根据现有材料进行推论和猜测谁是凶手的自由。

 

 

当然,公民有关言论如果汇集起来也有可能会导致某种“媒体审判”等妨碍审判公正的情形,但一个独立的司法系统能够抵御这一影响,例如美国法院也有限制有关媒体言论的一些手段。但是:1、上述情况主要是针对媒体,而非公民个体;2、上述限制有诸多条件;3、中国的背景下,司法不仅不独立,甚至很大可能受到政治影响,因此媒体和公众的有关言论并不一定妨碍司法公正,它反而可能具有吁求司法公正的意义;4、具体到朱令案,根本尚未进入法院审判过程。

 

 

上述推论并不意味着得出个体有关言说对孙某不具有负面影响,更不意味着一般层面上否认孙某的名誉权,而只是试图指出,在言论自由和名誉权这两种可能发生冲突的基本权利的讨论中,结合具体案件具体背景进行权衡,此时言论自由价值应该得到更多的尊重。而假如提起针对相关言论的侵权诉讼,无论在美国法还是中国法的背景下,原告要完成侵权的举证责任非常艰难,因而很难赢得胜诉。归根结底,无罪推定主要是针对司法机关的要求,对个体并无强制性效力,我们不能以有权机关和法律专家的意见作为衡量普通公民意见对错的标准,否则司法和民意之间的张力便无从谈起。事实上,不仅思想和表达自由是自由民主社会的基石,而普通人的理性也弥补了司法专业化可能导致的问题。而在一个司法尚未独立、法律仍然受制于政治的中国背景下,普通民众对公共事务包括公共案件的吁求则具有更多公民参与的民主意味。

 

 

上述有关材料和引文主要参考了这些书籍:

Steven H. Shiffrin, Jesse H. Choper, The First Amendment, Fourth Edition

吉尔摩等:《美国大众传播法:判例评析》(第六版)

卡尔文:《美国的言论自由》

刘易斯:《批评官员的尺度》

萧瀚:《法槌十七声》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