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rry的博客

想请你来看看大海

 
 
 

日志

 
 
关于我

我是瘦狗,孤独的狗,倔强的狗. 我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 我愿坐着对着月亮狂吠......

网易考拉推荐

赵凌、林战:错案密集平反 最高法的想法和办法(上)  

2013-06-19 19:21: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布时间:2013-06-18 11:15 作者:赵凌、林战

2013年5月6日,《人民法院报》刊载最高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4月25日在广州召开的刑事审判工作调研座谈会的讲话《我们应当如何防范冤假错案》。有学者认为,文章呼应了十八大强调的“宪法法律至上”理念,令社会看到最高法院的新气象,是近几年最好的一篇大法官文章。


  此次会议的简讯发出时,就引发法律界强烈共鸣。六千多字的讲话稿,对冤假错案成因进行深刻反思,强调公检法要相互制约、要重视辩护律师作用。
 
  “要像防范洪水猛兽一样来防范冤假错案,宁可错放,也不可错判。错放一个真正的罪犯,天塌不下来,错判一个无辜的公民,特别是错杀了一个人,天就塌下来了。”
  “特别是在目前有罪推定思想尚未完全根除、无罪推定思想尚未真正树立的情况下,冤假错案发生的概率甚至可以说还比较大。”
  “现在制度规定应当说比较完善了,关键看我们敢不敢于拿起法律制度武器,敢不敢于坚持原则。”
  “个别律师不遵守规则的情况是客观存在的,但法官是否也存在小题大做、反应过度的问题?思想深处有无轻视刑事辩护、不尊重律师依法履职的问题?工作关系上有无存在重视法检配合而忽视发挥律师作用的问题?法官是否恪守了司法中立的原则和公正的立场?” 
  无罪判决为何难?最根本的还是有罪推定思想。
  非法证据为何难排除?难点在于举证,也有待法官敢于坚持原则,只要认定刑讯逼供,就要把非法证据坚决排除。
  辩审冲突如何化解?法官要坚持居中、公正、独立,对于辩护人当庭提出的非法证据排除、回避等申请,法官依法能同意的都应该同意。
  聂树斌案为何迟迟没音讯?最高法院“很关注这个案件”,最高法院和河北省高院“毫无疑问正在积极推进相关工作”。
 
  进入2013年,许多人发现法院在“变”,密集的错案平反最实实在在。舆论猜测,这是周强履新最高院院长后发起的一次集中清理行动。
 
  “我们没有搞运动式的统一行动,”最高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刑三庭负责人否认了这种推测,“周院长很重视,发现一件,坚决纠正一件。”
 
  不过,几个重大错案相继曝光,震动了最高法院。主管刑事审判工作的最高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发表长文对冤假错案作出直率反思。他说,冤假错案给法院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强调“要像防范洪水猛兽一样来防范冤假错案”。
 
  究竟哪些问题导致法院在疑案判决中出现偏差,哪些现实困难让法官无法作出无罪判决,什么样的司法积习左右着法官判决,怎样的制度变革能从根本上减少冤错案的发生。近期,最高法院刑三庭负责人、司改办负责人和相关资深法官及有关学者接受了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
 
  他们总结了在这批错案中暴露出的三大审判问题:没有坚持居中裁判,和公检配合多、制约少;疑罪从无原则没有得到坚持;非法证据难以大胆排除。“这些方面我们都做得不够好,不够有决心。”
 
  据透露,最高法院相关部门正在起草一份《关于建立健全防范冤假错案工作机制的意见》,将对错案中暴露出的种种问题给出“药方”。
 
  有罪推定思想还未根除
 
  4月25日,河南省平顶山市中级法院宣判被告人李怀亮无罪;5月3日,福建省高院宣布,福清爆炸案五名上诉人无罪。
 
  法院敢于如此下判,勇气非凡:这两起案件得到纠正的背后,既没有被害人“死而复生”,也没有“真凶”出现。
 
  同样是平顶山中院,既可以两次判李怀亮死刑,也可以宣告他无罪,标准极为分裂。在错案中二审法院(一般是高院)的表现则往往是很“纠结”:屡次发回重审;“留有余地判死缓”,即“疑罪从轻”;或干脆搁置,即“疑罪从挂”。
 
  其实,真凶浮现与否,不应当是宣告其他人无罪的必要理由。在法治社会,“疑罪从无”是基本常识,如最高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所言,指控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有罪,就应当依法宣告无罪,不能搞“疑罪从轻”、“疑罪从挂”。继续追查真凶,那是司法机关的职责。
 
  早在1996年,“疑罪从无”就写入了刑诉法。外界普遍疑问,中国的法院为什么很少直接作出无罪判决?
 
  最高院对此作出解释:公诉案件无罪判决率总体上非常低,主要跟中国的诉讼结构有关。公安机关移送审查起诉的证明标准是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达不到这个标准就不能移送检察院起诉;检察院也适用同样的证明标准,达不到标准就不能提起公诉;法院定罪也是这个标准。同样一个案件,同样一个证明标准,不同的三机关办理,无罪判决的案件自然就少了。
 
  最高法一位资深法官还表示,“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是最严格的证明标准,比英美法系的“排除一切合理怀疑”和大陆法系的“内心确信”更加严格。执行这样的标准,进入中国法院的刑事案件,无罪的可能性确实会更低。“这些冤错案件,没有坚持这个证明标准,所以就出了问题。”
 
  综观几个典型错案,“最严格的证明标准”都走了形,有的甚至凭口供就作出死刑判决。在福清纪委爆炸案中,当时某领导曾指示要根据“两个基本”,将该案办成铁案。一位资深刑事法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两个基本”是严打时期的刑事政策,当时的司法环境是以惩治犯罪为主,只要“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充分”,就要从重从快严厉惩处,但实践中变成了“事实基本清楚,证据基本充分”。
 
  最根本的是有罪推定思想。一些法官在开庭之前,可能已经潜意识里将被告人当做“犯罪分子”,在庭审中更表现出偏向控方的倾向性,甚至给人“未审先定”的感觉。一些律师提出无罪判决率太低,是在抱怨辩护工作不被重视。
 
  浙江张氏叔侄强奸案在一审和二审时,律师都曾指出DNA样本与被告人比对不上,很可能是第三人作案,但法庭“不理睬”。几年后,警方重启DNA鉴定,果然比对上了另一个死刑犯。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沈德咏说,在目前有罪推定思想尚未完全根除、无罪推定思想尚未真正树立的情况下,冤假错案发生的概率“不仅存在,而且还比较大”。
 
  非法证据要坚决排除
 
  在浙江张氏叔侄强奸案中,替警方诱供的“狱侦耳目”袁连芳被意外发现,成了推动此案平反的关键。
 
  刑讯逼供一直被认为是造成冤假错案的罪魁祸首。1998年,最高法院在刑诉法司法解释中规定,刑讯逼供所取证据,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2010年5月,两高三部专门出台“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即《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和《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两个证据规定)。
 
  “非法证据排除规则”曾被寄予杜绝刑讯逼供的期待,但来自最高法院的调研表明,“总体情况不是很乐观”;2013年新刑诉法实施,外界也不看好。
 
  实践中的难点在于举证。来自审判一线的法官举例,比如嫌疑人说在侦查机关作的口供,是屈打成招,手被打伤了,一查确实是受伤了,但怎么受伤的,又举不出相关的材料和线索,这就很难排除,法官不能只听一面之词。在审讯和拘留阶段,犯罪嫌疑人处于绝对的弱势,很难取得和保存刑讯逼供的相关证据。法官判断时心里虽然怀疑有刑讯逼供的可能,但还是要靠证据说话。
 
  如何应对非法证据排除难?新刑诉法有许多配套规定:证人强制出庭作证制度,控辩双方如果对证言有不同意见,又影响到定罪量刑,证人不愿出庭的,就需要强制相关证人出庭;侦查人员出庭作证制度,办案警察要出庭对质;讯问同步录音录像制度,从开始审讯到结束,不能间断,不能剪辑,全部证供都要呈堂;羁押讯问制度,只要逮捕都要到看守所去讯问,防止在其他场所刑讯逼供,到看守所外去只有两种情况,一个是找证据,一个是看现场。
 
  最高法院相关人士表示,未来会进一步推动侦查取证的合法化,“尽管排除有难度,但我们的原则是,对于以非法方法取得的证据要坚决排除;只要认定刑讯逼供,法院就要把非法证据排除。”
 
  南方周末记者注意到,2013年新刑诉法实施之后,已有一些地方法院出现“非法证据排除第一案”。而浙江省高院再审张氏叔侄强奸案时,正式启动了非法证据排除程序,在重大命案中的适用,被法学界认为具有风向标意义。
 
  在文章中,沈德咏再次强调了他在多个场合反复讲的程序公正优先,“完备的程序制度,能在最大程度上为防范冤假错案提供制度保障”。他把法律制度比作法院和法官“真正的护身符、保护神”,“关键看我们敢不敢于拿起法律制度武器,敢不敢于坚持原则……如果我们放弃原则,冤假错案一旦铸成,除了老老实实承担责任,没有谁能够救得了我们”。
 
  法官的压力
 
  据媒体报道,在李怀亮被无罪释放之后,检方公开称,此案不是“错案”而是“疑案”,还暗示受害者家属在上级领导来视察时,“让他们喊大声点,让领导听到”。此案曾因在案卷中出现一份受害人家属书写的“死刑保证书”引发舆论哗然。
 
  现实中,一些冤错案件确属疑案。最高法院刑三庭负责人分析,有些案子不是完全没有有罪证据,比如,有证明犯罪事实发生的证据,有被告人的认罪口供,有证明被告人有作案时间、条件的证据等;比如讯问笔录里有多次有罪供述,可被告人到法庭上就翻供了;有罪供述可能是刑讯逼供的结果,但没有排除。

来源: 南方周末 | 来源日期:2013-06-13 | 责任编辑:邵思思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