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rry的博客

想请你来看看大海

 
 
 

日志

 
 
关于我

我是瘦狗,孤独的狗,倔强的狗. 我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 我愿坐着对着月亮狂吠......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一个危险的司法解释  

2013-09-16 13:11: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毛立新《一个危险的司法解释》

毛立新

(北京尚权律师事务所律师、法学博士)

言论自由当然是有边界的,无论是在信息网络的“虚拟空间”,还是在现实世界里,恶意造谣传谣、诽谤他人等违法行为都应当被禁止。但问题还有其复杂的一面:对“造谣传谣”、“诽谤”的认定,往往与保障公民正当行使宪法所赋予的言论自由权、批评监督权有着极大关联,如果边界不清,导致执法滥权,扩大打击面,确有窒息言论自由之虞。

对公民宪法性权利的限制与剥夺,只能法律才能作出规定,此即“法律保留原则”。因此,此次两高出台《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性质上只是对《刑法》相关条文的具体解释,必须遵循法律解释的逻辑和规则,不可以僭越立法权。从内容看,该解释对利用信息网络实施敲诈勒索、非法经营等犯罪的规定,并无新意,符合《刑法》的立法精神,争议不大。

争论较多的是对“诽谤”、“寻衅滋事”两名的扩大解释。根据刑法规定,诽谤罪原则上是自诉案件,被害人告诉才处理,只有“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才转化为公诉案件,由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对何为“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立法和司法解释此前一直语焉不详,执法、司法实践中虽然出现过个别地方公安对发贴人或记者“跨省追捕”的案件,但也很快被纠正,总体上对诽谤案转化为公诉案持严格限制态度。

此次司法解释明确了这一问题,规定在七种情形下,诽谤罪可以转化为公诉案件,但是,由于该解释大量使用了“引发公共秩序混乱”、“造成恶劣社会影响”、“损害国家形象,严重危害国家利益”、“造成恶劣国际影响”等不确定的法律概念,带来的后果,必然是相当一部分原本属于自诉案件的诽谤案件,被公诉化,从而为警察权介入言论领域大开方便之门。

而这部分案件,多数是涉及官员被批评、被诽谤的案件。这些官员对警方有着或多或少的制约关系,在执法中立性难以保障的情况下,警方难免会更多介入此类案件,之前被舆论喝退的“跨省抓捕”可能会增加。如果是自诉案件,双方当事人是平等武装的关系,可以对垒公堂、澄清是非,但警方一旦介入,形势就大不相同,涉嫌诽谤的一方成了地道的弱者。这种从自诉到公诉的变化,影响是巨大的,难免会使公民心有余悸,从而影响对官员的批评监督权的行使。

另外一个危险之处,是对于寻衅滋事罪的解释。之前对该罪的法理通说,及相关司法解释,仅把“破坏社会秩序”理解是对现实秩序的破坏,而此次司法解释将其扩大到“信息网络”的“虚拟空间”。“虚拟空间”自然也需要秩序,但是否构成刑法意义上的“公共场所”,是否有必要对扰乱“虚拟空间”的行为纳入刑事处罚,这确是个关乎“罪刑法定”原则及公民基本权利保障的大问题,值得商榷!

无论如何,该解释将“网络信息空间”纳入刑法意义上的“公共场所”,是对已有法律概念的一种突破。这种突破,所导致的后果,是将发生在“虚拟空间”的一些行为入罪化,与破坏现实秩序的行为同罪同罚。此一变化,关乎公民人身、言论自由等宪法性权利的保障,人们不禁要质疑:由两高的司法解释来完成这一重大转变,是否合法,是否适当?即使该解释已经施行,相信争议和质疑必将持续。最终由立法机关作出立法解释,可能是最终解决的唯一路径。

法治社会,自然不允许有不受限制的权利,但更不能容忍为所欲为权力。二者的边界,需要由立法加以划定。如果司法解释权僭越了立法权,对公民基本权利给予不当限制,则构成重大违宪,并让人们对司法解释权本身的合法性、必要性产生质疑,不可不慎!此次释法,事关重大,且争议颇多,希望立法机关能够有所反应、作出回应。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